印尼人语:华文!华文!

在去印尼之前,对印尼所知不多,心里想到的,只是排华,还有些担忧:印尼本族人对华人是不是很不友善呢?

1998年5月21日,苏哈托(1921 – 2008)倒台后,哈比比(生于1936年)继任总统。他是个改变历史的人。

1999年4月6日,哈比比批准签署联合国的《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法定各民族一律平等,废除了苏哈托在身份证上对华人的歧视,废除了苏哈托禁止华人用自己的姓名的法律。这是他在位期间所做的一件很关键的事。他取消了苏哈托颁布的华文禁令,批准恢复华文教育。于是华文教育在印尼开始复苏。

他在德国所受的教育,显然对他的思想有极大的影响。他尊重人的尊严,尊重人人生来平等;他知道什么是文明。

1999年10月20日,瓦西德(1940 – 2009)继任印尼总统。他有华人血统,也是个改变历史的人。他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是中国,显然是为了弥补苏哈托时期,屠杀华人所留给人的恶劣印象。随后中国也派针灸专家,为他医治眼疾。

瓦西德是印尼最大的回教组织,回教教师联合会的主席。他有华人的血统,这让他更加明白种族平等的重要。他上任后,极力促进种族平等,废除苏哈托的种族主义政策,使印尼社会更加平和;印尼华文教育渐渐蓬勃发展起来。

在整个南洋地区的历史上,出过三位政治家:苏卡诺、哈比比、瓦西德,全都在印尼。

其他如马科斯、苏哈托、李光耀等等,都是政客,一丘之貉。

苏卡诺、哈比比、瓦西德是政治家,因为他们有政治哲学,尊重人的尊严,关心平民百姓,有维护文明的精神。

哈比比、瓦西德都不恋栈政权,来去潇洒,仿佛专为苍生,从天而降。苏哈托即使卧床不起,也想死抱住政权不放。不仅贪赃枉法,更杀人如麻,是个乱世魔王,但他赢得李光耀的赞赏,成为好朋友。

马科斯、苏哈托、李光耀等等是政客,因为他们没有政治哲学,只有手段;心中没有平民百姓,只有政权和金钱;无论做什么事都出于私心,为了私利;从不尊重人的尊严,更不知文明为何物。这三个人背后都站着美国人。

印尼华文教育复苏的第一个难题是老师不足。在苏哈托上台之前,印尼的中小学华文学校一共有一千六百多家。有的人预测,如果印尼的华文学校逐渐恢复到之前的数量和规模,大约需要十万名老师;也有人预测大约需要八万名老师。无论是哪一种预测,所需要的老师都数以万计。

我们到棉兰的时候,参观了一家原本的华文学校。这家学校的规模很大,有两个校园,开设幼儿园、小学、中学。幼儿园有一间独立的教学楼,楼高四层,有一千多个孩子。两个校园共两万多个学生。

校内的风气很好,学生上课时都安静听课,很像新加坡以前的华文学校。不过,时代毕竟不同了,尚无法恢复以前的华校;目前是过渡时期。这间学校,现在的教学语言主要是英语,华文是必修科目,另外,也学印尼文,实际是三语学校。因为是华人出资办学,重视华文,有别于官立学校。华校是目前华人办的私立学校。

报读这样的学校,学生都得交学费。尽管如此,还是爆满。其中,有不少是印尼土族学生。他们要是上官校,就一切免费,但是家长还是把他们送来华校,为的就是让他们学华文。有的班上,将近一半是印尼土族的学生。这跟马来西亚的土族报读华校的情形很相似,跟新加坡的情形就大不一样了。新加坡只鼓励学生学英文,不鼓励学生学华文,以致学不好华文的学生讨厌华文,千方百计不要学华文。印尼和新加坡的实况正好相反。

我们遇到从雅加达来的李先生。他说:“你们要是到雅加达来办华文学校,一定爆满。想学华文的人很多,就是找不到华文老师。”

我们也参观了一家补习中心,所请的华文老师,约有三分之一是印尼土族。有一位老师原本是苏门答腊的马达族人,已移居爪哇。她很年轻,二十多岁。

“你是在哪里学华文的呢?”
“台湾。”
“学了几年?”
“三年。”

虽然只学了三年,说话很流利。有的新加坡人学了五十年也没有一半这样的水准。

她的口语还带一点台湾口音。字写得很漂亮,还是繁体字。我从没看过新加坡三十岁以下的华文老师,可以写出这么漂亮的字。他们写的字,就像鸡在地上爬所留下来的印迹,七零八落。

练习写字,是学华文不可缺少的训练,但是,现在的新加坡华文教学,不仅不鼓励学生写字,而且还尽量避免让学生学写字,怕学生太辛苦,家长投诉。这是新加坡学生学不好华文的其中一个原因。

这些印尼土族华文老师,喜欢学华文,也努力学华文,并以教华文为职业。这种精神是讨厌华文的新加坡人所梦想不到的。从六十年代以来,新加坡就处心积虑,消灭华文,只留一点来收买选票。

印尼今天的华文教育,蓬勃发展。可是,回首过去,在苏哈托统治下的三十三年,真是暗无天日。华文全面被封杀,游客连华文报纸都不得带入。

林先生从商,现在是学校的董事。他回忆说:“我们家,爸爸请一位华文老师来教孩子学华文。是偷偷学,不敢让人知道。”

何先生也是学校董事。他学华文的情形很不一般。

“我不是在家里学的华文,是在教堂里学的。教堂里有华语布道,我去听。因为我会说闽南话,学华语一点都不困难。”
“你要是早一点告诉李光耀就好了,叫他不要消灭方言。”

我们都笑了起来。

这不是笑话。华人无论会说哪一种方言,学华语都很容易。只有李光耀认为必须消灭方言才能学好华语。因为他不懂方言。

在官僚政客眼中,只有利益,没有文化。

我们还到课堂上看老师教课。学校采用的是新加坡的课本,因为没有更加合用的课本。

“中国大陆的课本不合适,台湾的也不合适。我们也不想有政治问题,所以就采用新加坡的课本。”老师这么说。

新加坡的课本,用在新加坡都不合适,老师教得吃力,学生学得也吃力,事倍功半,让印尼学生用就更是如此了。

印尼很需要适合当地学生的华文课本。

印尼现在恢复华校的办法是:让学生华文、英文、印尼文,三语都学。教学分量比例是:华文六成,英文和印尼文各两成。华教界希望让这个比例成为标准。

现在的教育往往成为商业活动。雅加达的一间华校,经校友多方努力,捐款复校,不幸,校友会主席是个生意人,迷惑于新加坡教育的钞票包装,邀请新加坡一家女子中学来合作,办成国际学校。他甚至于把原本的校名也改了,用新加坡的校名来命名国际学校,破坏自己学校的传统。他显然因为无知而误以为“国际学校”是“国际闻名的学校”、“有国际地位的学校”。

有好些校友反对废除校名。他却说:“文明要创新,展望未来,更具宏伟的国际视野,培育廿一世纪的世界级优秀人才。”

他的想法很特别,以为把先贤创校时定的校名废除了,改用新加坡的校名,就可以变成世界级的学校,培育世界级的优秀人才了。

新加坡派来的校长,对他吹牛说:“办成首都杰出、顶尖的中小学。”

当地记者问她:“怎样成为顶尖学府?顶尖学府的标准是什么?”

她回答道:“从小学、初中到高中,都强制学习英、华、印三语教学,基本以英语占60%,华语在小学占30-40%,中学20-30%,印尼语10-20%。全部学生从小学到中学,都安排参加汉语水平考试(HSK 1-5)和IPSLE与IGCSE(初中),高中则参加剑桥A-Level考试,高中毕业后,都可以进入全世界排名最好的100所大学深造,这100所顶级大学包括西方欧美大学、东方中国和印尼三所最好的大学。”

这分明是在吹牛。参加这些考试就可以成为顶尖的学校了吗?考完这些试就可以进入世界顶尖的大学吗?只有中国的大学,如北京大学,优待外国人,会收一些无法考进去的外国学生。名义上是进入顶尖大学,实际是上补习班。

新加坡的学校,年年考,月月考,几乎每个星期都在考,难道新加坡的学校都变成世界顶尖的学校了吗?新加坡的学校只有考试,没有教育。她的思维是十足新加坡式,只懂考试,不懂教育。

这间学校的校友,千方百计要复校,新加坡派来的校长却把英文教学分量定为60%,反客为主。

把新加坡腐败的教育制度出口到印尼,连当初为了关闭南大而设立的不伦不类的初级学院制度也出口到印尼来。这都只是为了赚钱。真是罪过!

当地记者又问她,新加坡的教育制度有何优点?

她说:“新加坡实行了优秀的双语制度,经过不断改革调整,培育了大批懂双语的优秀学生,素质比邻国更高更好,具有很强的国际竞争力。”

这是十足的假大空,反映出新加坡人狂妄自大的心态。因为有钱,所以狂妄自大,以为自己天下第一。新加坡的双语教育是彻底失败的,只有官家才会说成功。新加坡人的双语能力,根本不能跟同一专业的马来西亚、香港、台湾、大陆人相比。再说,双语教育,欧洲人两百年前就开始了,并非新加坡的发明。现在有哪个国家不推行双语教育?为什么新加坡失败的双语教育制度却特别优秀?

所谓“国际学校”,是对“当地学校”来说的。世界各地的大城市都有许多国际学校,因为有外国公司派来工作的人,他们的子女需要不同于当地学校的教育,所以有国际学校。因为有不同国家的学生就读,所以叫做“国际学校”,绝不是“国际闻名的学校”,也不是“有国际地位的学校”。

这类学校的学生,一般素质不佳,而且难于教导。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学校。新加坡就有美国、加拿大、澳洲、法国、日本等等国际学校,对学生的要求不多,有的连作业也没有。新加坡的这些国际学校不可以接受新加坡学生报读,只能接受外国学生。只有新加坡学校附设的国际学校可以接受本地学生。

香港有一些国际学校也接受当地学生报读,一般所收的都是进不了香港当地学校,素质较差的学生,学费昂贵,是很好的生意。

一般国际学校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赚钱。这些丑陋的新加坡经济动物,要是自己出钱到印尼办国际学校赚钱,倒也无可厚非。他们却把魔爪伸向刚刚复办的印尼华文学校,真是令人发指!这完全违背了印尼华人恢复华文教育的宗旨。以一无是处的新加坡“双语教育”模式,污染印尼正在复苏的华文教育,真是罪过!

新加坡这些年来,一直鼓吹把医疗和教育发展成赚钱的行业,赚外国人的钱。现在又把这种腐败的思想出口到印尼,给印尼刚刚复苏的华文教育带来灾害,罪不可赦!

我们一路上都很注意印尼土族和华人的关系,所得印象都很好。印尼虽然是世界上回教徒最多的国家,但也并不是所有的印尼土族都是回教徒。大家见面,有说有笑。有的土族还会说闽南话、潮州话。大家一起说方言,格外亲切。

我们到一家咖啡店吃午饭。门口有三个小贩摊位,两个华人经营,一个印尼土族经营。华人摊位卖猪肉食品。顾客在同一家咖啡店内午饭,什么人都有,大家都不介意别人吃些什么,气氛和谐。这样的和谐气氛,存在于生活中,跟新加坡的广告宣传大不相同。

印尼回教界对华文教育的态度又是怎么样的呢?

从泗水来的张先生说:“中国的兴盛,改变了回教界的态度。现在中国是一张牌,以前不是。现在的回教长老呼吁年轻人不要到美国去读书,到中国去读书,因为《可兰经》里说,要得到智慧,就到中国去。回教长老认为,这句话指的是这个时候,所以呼吁年轻人到中国去读书。现在在中国读书的印尼学生有九万多人。”

“他们都是去学华文的吗?”
“不一定。他们主要想学实用的科技,如矿业科技、海洋工业科技等等。”

这样的情况,是以前所无法想象的,足以令唯美国的马首是瞻的新加坡政客胆战心惊。他们心中只有美国,要是没有美国,就没有靠山了。

世界天天在变,只有新加坡不变,只想世世代代当美国的跟班。

我们还参观了一间正在兴建的华文学校,是由原本两间学校合建的。

在苏哈托时期,两间学校都被没收了。一间改为政府学校,一间拆了,卖给私人用于商业。当时校友都分散了,有些逃到香港,从事商业。苏哈托倒台后,分散了的校友又重聚在一起,商讨复校的事。靠校友热心捐款,慢慢累积资金。在得到热心人捐献一块土地后,着手兴建。先建幼儿园和小学,以后再建中学。

我们参观的时候,初期校舍还没建好。还需要一些资金,正在筹备。校友们复校的精神,令人难忘。

多少年前,我们的先贤就依靠这种精神,在会馆和寺庙里办学校。这种精神,代代相传,直到今天。

民族教育,离不开这种精神。就是这种精神,让印尼的华文教育,在劫后的灰烬中,浴火重生。

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